周边城市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

倚天无线网

谍战剧永不逾期丨对话《对手》编剧王小枪

[复制链接]

5 天前 1 0

土拨鼠 发表于 5 天前 |阅读模式

土拨鼠 楼主

5 天前

《对手》是对谍战剧的超越吗?
反派当主角,特工是穷人。《对手》从最开始,就和观众印象里的谍战剧不太一样。
剧中的特工夫妇“丁美兮”和“李唐”,以中学语文西席和出租车司机的身份,埋伏了将近二十年。他们的生存不是任务接着任务,而是生存中穿插着任务,时而陷入存亡之境,时而又困在柴米油盐里。
174004r9l3lp3jcpzzw3hm.jpg

“生存流”,这是外交平台和剧评人给《对手》贴上的第一标签。豆瓣甚至有网友在长评里总结了该剧能体现烟火气的所有生存细节,这种誊写不仅颠覆了许多观众对于特工(特殊是反派)的一贯认知,也提供了在谍战剧范例的创作上,一种更贴近真实生存的表达方式——对大部门年代谍战剧而言,真实性更像是伪命题,戏剧逻辑是宏大于生存逻辑的。
很少有人知道,中国大陆的第一部电视连续剧,正是谍战剧。这部剧名为《敌营十八年》,由王扶林执导,首播于1981年。在漫长的电视台期间,好的谍战剧是“全民内容”,《埋伏》《黎明之前》《赤色》等作品都在谍战剧的发展史上,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174004h6njh00fd0hrlfzf.jpg

《对手》的编剧王小枪以为,在一个已有许多经典的赛道上创作,创新是最关键的问题。这也是大部门剧集创作者思索的问题:从反复相沿某些“套路”,到开始崇尚“反套路”,再到“反套路”开始陷入“套路化”,这是一条永无止境的道路。
在这一点上,《对手》或许提供了一种思绪:回归真实,始终是最能打动民气的力气。
以下是毒眸(ID: DomoreDumou)和王小枪的对话实录:
“生存流”谍战剧
毒眸:《对手》内里,观众视角一直跟着“丁美兮”和“李唐”在走,也就是所谓“反派”视角,这个似乎和一般的谍战剧不太一样。
王小枪:创作的时间倒是没有刻意夸大视角,我最初就是想做一个群像戏,因为这是近几年来国表里的一个趋势。“段迎九”肯定是女一号,反一号是“林彧”,除此之外,所有脚色都是一个一个写出来的。好比我本日的工作就是把“火传鲁”想透,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。明天我可能想“丁美兮”,顺带想她和其他人的关系,所有脚色都是这么写出来的。另外一个出发点就是,不管特工照旧正面人物,都不能太脸谱化。好比写到国安,我就特殊不想卖惨,照旧只管真实地展现他们的状态,特工也一样,不想一上来就说这个人罪大恶极,观众也不肯定喜悦目被符号化的暴徒。
毒眸:因为这部剧一开始就告诉观众谁是反派,谁是好人,大家不需要去猜阵营,以是剧里会用到一些悬疑的手法,包罗情节反转,大概闪回关键场景,藏一些人物动机的钩子等等,来增强悬疑感。这些部门在创作上是怎样实现的?
王小枪:因为这个剧比力写实,以是我们不太想为悬疑而悬疑,也没有刻意添加悬疑情节,就是老诚实实地把人物关系写好,只管让每个悬疑点都可以或许推动剧情发展。比方说我故意写一个情节,“李唐”回家,忽然发现门被动过,他进去之后,发现卫生间有动静,去厨房找了一把刀,已往一看原来是一只猫,这种对剧情毫无帮助的悬疑桥段,就没故意义了。至于反转,它本身就是谍战的元素,因为你要尽可能地不让观众猜到,以是要颠末几个反复。而且这个和剧的长度也有关系,我如果写一个12集的剧,可能反转的频率就没有那么高,因为篇幅受限。是一个长剧,你不能老给观众一成不变的戏。
毒眸:其时创作的时间,思量过往小体量的方向做吗?
王小枪:没有,因为12集说不完这个事。有的故事,并不是越短越好,如果写得好,就算你写100集,大家也会爱看的。我之前写过一个《功勋》的单位,叫《无名英雄于敏》,我看了一些观众的反馈,大家都觉得太短了,可能刚熟悉这几个人,对他们产生了共情,就竣事了。以是观众只是排挤不悦目的、注水的长剧,好不悦目和黑白没有绝对关系。
174004h4kpo98k6y4ic4gz.jpg

毒眸:涉及涉及到安全局的情节,在无法打仗到真真相况的情况下,怎么举行更贴近真实的创作呢?
王小枪:我们邀请了一位总顾问,他有国安的专业知识配景。他对我们的帮助贯穿全程,从立意、故事大纲、人物关系到详细情节。如果剧中人说了某句台词,这个能不能说?说了算不算走漏走漏?包罗对于详细的刑侦技能的展现,能举行到哪一步?这些细节都有赖于总顾问的把关和指导。
毒眸:特工就更打仗不到了,在这部剧的创作上,没法像其他剧一样,有跟人物原型大概相关职业沟通的时机。
王小枪:对,首先肯定是没有原型的。我根本是通过查资料的方式。好比国外的对斯诺登事件(即“棱镜计划”,一项由美国国家安全局自2007年起开始实验的绝密电子监听计划)的深度报道报既往的军的特务回想录等等,通过这些文本资料,能了解到地下工作者和特工的真实生存。还有蒋介石秘书的回想录,他固然不是一个特务,但是从他的回想录能了解到谁人时期共产党和国民党人,他们的语言、举动和头脑。这些都对于创作有很大帮助。
毒眸:现在有许多人评价《对手》开创了一种谍战剧的流派,叫“生存流”,毛尖评价《对手》是一种“对谍战剧的超越”,因为它讲述的是“生存比谍战更难”的内核。有人评价两位主角是“贫苦版史密斯夫妇”,感觉和一般影视作品里的“特工”形象不太一样。
王小枪:我的出发点就是想写小人物,因为组成这个天下的大多数都是小人物,而且小人物更轻易让观众产生共鸣。本质来看,这是创作方法上的差别。很范例的例子是《007》,它提供的是一种异景,戏剧逻辑大于生存逻辑。《谍影重重》这类谍战剧就更写实,主角可能第一分钟被打了一枪,到了第九十分钟还没好,这是生存逻辑大于戏剧逻辑的创作方式。
174005y0s6x7xo7y06agy8.jpg

左:《007:黄金眼》 右:《谍影重重》
这两种感觉有点像金庸和古龙。金庸就是生存逻辑大于实际逻辑,他写一个人想吃一碗面,没钱,他就得去找二两银子。古龙笔下的人物,你从来不知道他的钱哪儿来的,他比力经典的形貌是“酒”,“100坛琼浆”,“十个玉人”。
毒眸:这部剧播出后,险些每位演员的演技都引发了讨论,演员给这部剧的加成有多大?
王小枪:我注意到郭京飞担当采访的时间说,这个剧的脚本他一字没改,实在也不是,他照旧站在演员的角度,给“李唐”这个人物加了许多分,他太谦善了。
好比说他在家内里和女儿的一些交换,这些脚本都是没有的。谭卓也是,在剧里,她出完任务之后在路上一直刷牙,这个是她自己的设计。原脚本写的是回家之后洗澡,但是到现场之后,发现洗澡的画面带给观众的冲击感,是不如一直刷牙来得猛烈的。宁理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,装了个假牙,改变发型,走路的姿势都变了,这些都是演员自己想的。十
174005y4kl4yamyxmxcqnc.jpg

在这个戏里,脚本提供了底子,这些演员是真的把人物吃透了后,才会有这样的“神来之笔”。说是偶然,实在也是必然,因为这是他们态度认真的体现。
毒眸:《对手》是当代谍战剧,这个品类下面实在作品是比力少的,之前大多数观众很熟悉的谍战剧都是年代剧,当代谍战剧在创作上有哪些差别?
王小枪:当代谍战肯定大家更熟悉,要花费的心思更多一些,生存逻辑要更加夯实。年代谍战剧只要生存逻辑不太跑偏,人物关系不悬浮就行,但当代谍战剧在创作上,要思量的细节问题就许多。
举个例子,好比说你要写一场追逐戏,地点在北京,时间是早高峰,你就肯定得思量到堵车的情况。在哪儿追逐?在五环上?主路照旧辅路?积水潭医院门口照旧天通苑?这些都是肯定要思量的,先不说能不能拍,从脚本阶段就要思量到真实性的问题。
因为大家对于当代的生存情况太熟悉了,以是很轻易判别它是否真实。你形貌一个特工,他进了天通苑地铁,上地铁之后,看见一个空位,已往坐下了,观众就会觉得,你是不是没坐过天通苑的地铁?怎么会有空位呢,上不上得去都两说。但是年代谍战剧,这些方面相对而言不消那么细,好比我们常常看到的,特工上了一台电车,就坐下了,观众不会去思量它人多人少。
毒眸:当代谍战剧会更符合现在观众的喜好吗?
王小枪:对,实际主义本身有它的力气,离观众也更近。
“谍战像一口锅。”
毒眸:谍战剧的创作最大的困难在于什么?
王小枪:最困难的就是,在大家已经写得太多的情况下,怎样能让它和之前的不一样。否则你说我闭关三年,面壁苦修,效果拿出一个自己以为是巨著、实在市场上已经有许多的作品,这个脚本就没有价值了。谍战剧的赛道上,赛车有许多,你要想怎么才华跑到前三呢?要在不违规的情况下,尽可能在这个赛道上开发出一些新的小路来。
毒眸:谍战剧是有一些比力经典的固定范式的,就拿《对手》来说,实在像国内的《埋伏》,国外的《美国谍梦》等等,都有特工夫妻档的设定。
174005h04conpcon4q14po.jpg

《对手》与《美国谍梦》中的夫妻
王小枪:对,因为特工本身是个比力特殊的职业,不管是年代照旧当代,夫妻俩在一起生存几十年,如果只有一方是特工的话,不太可能对方完全不知道。从过往的历史资料来看,两口子都是地下工作者的例子比比皆是,而且夫妻档有个自然的人物关系张力,故事会更悦目。
毒眸:除了这个之外,谍战剧还有哪些比力经典的范例?
王小枪:谍战像一口锅一样,可以炒出任何菜来。举几个例子,像美剧,《国土安全》和《美国谍梦》,固然都是谍战剧,但是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范例,整个剧的气质、节奏和故事布局都完全不一样。韩国有个谍战影戏,叫《特工》,全程都是文戏,整部影戏没有开过一枪,主要探究的是人物关系,还有一个全智贤演的,《柏林》,就是武戏,我没算过,感觉统共开了500发子弹。
中国的谍战影戏也一样,像《风声》,是范例的密室杀人模式,《听风者》更偏重情感,讲的是人物运气。电视剧里,《黎明之前》,内里险些没有情感戏,讲究的是快节奏和强情节,是情节大于情感的,像海清老师演的谁人脚色戏份就很少。但是《悬崖》就完全相反,它的情感浓度比力高,节奏没那么快。《风筝》在我看来,是一部披着谍战剧外衣、内核去讲述人物运气的作品,《和平饭店》也是密室杀人的模式。我们平时把这些作品统称为谍战剧,但实在每个作品的风格都完全不一样。个
174005otkz33usw2utq6mz.jpg

毒眸:谍战剧似乎不太夸大“英雄主义”,特殊是当代谍战剧。
王小枪:对,我觉得在谍战剧里,“英雄主义”这个词反倒没有那么紧张。像地下工作者,他们实在都是“无名英雄”,是埋伏战线。历史上有些地下工作者,直到牺牲,大家都不知道他叫什么,因为用的都是代号。
个人英雄主义在谍战剧里是不需要被突出的,这个职业决定了他不得当被英雄主义的概念去塑造,反而是一种寻常的、滴水穿石的力气。因为按照生存逻辑来讲,真正的地下工作者都黑白常低调的,不可能穿花里胡哨的衣服,弄个小分头,抽个雪茄,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他是个特工。地下工作者一个很紧张的准则,就是要把他所有的个性都抹掉,一辈子隐姓埋名,默默奉献,这种力气反而更动人。
反面特工也一样,实际生存中你不太可能见到一个绝世大帅哥去当特工,因为太帅了,去偷个谍报,所有人都盯着你看。有一些剧内里塑造的特工形象,风衣飘飘的,这不太可能成为特工,三天就被抓了。
毒眸:《对手》对于女性脚色的刻画照旧比力深刻的,这个似乎有点颠覆传统谍战剧在观众内心的印象,就是以男性脚色为中心。
174005nck88z58zmodmnck.jpg

《对手》中的女性脚色
王小枪:最初创作的时间,并没有把性别放到思量的维度内里去。主要照旧想只管把所有人物的差别面都真实地展现出来,不管男性照旧女性。不是说特工有多上天入地,秘密叵测,他可能就是司机、老师、医生。“段迎九”也有许多维度,她面临部属、向导、丈夫、母亲都是差别的一面,我想只管把这些差别都展现出来。
什么是脸谱化?如果一个脚色,他面临所有人,都只有一种样子,那就是脸谱化。因为我们生存中都不是这样的,我们可能回抵家,对父母的态度就随意一点,在公司对老板又是另一种样子。
毒眸:因为在传统的剧集范例的划分里,谍战剧更像是“男性剧”,大家会觉得谍战剧是做给男性用户看的,大概说男性用户的比例会偏多。从这个维度上讲,《对手》是否在某种程度上冲破了大家对于谍战剧固有的性别认知?
王小枪:在我看来,如果要做一个实际题材,哪怕是谍战剧,大概警匪剧,有的时间真的不消太迷信数据,好比我客岁印象比力深刻的一部美剧,《东城梦魇》,如果你只用50个字概括这部剧,你也会觉得它是不是男性用户会偏多?但实际上并不是,那部剧同样呈现了许多有关女性的故事,女性用户也很爱看。
174005o9z8pld55t5p5nls.jpg

《士兵突击》也是个很好的例子。最早在播的时间,所有人都说,这部剧里都是男性脚色,没有女性会看,末了发现不是这样的。我印象很深刻,其时我在新浪网工作,我们把主创演员请过来做嘉宾,楼底下都是追这部剧的女生,其时我们也傻了,怎么会有这么多女生爱看这部剧?
毒眸:以是实在性别对于剧集创作的影响,并没有部门创作者想得那么紧张。
王小枪:对,不要太迷信它。固然在某些情况下,这些数据是很有参考意义的,但是照旧要遵循最根本的内容创作逻辑。
文 | 张嘉琦
编辑 | 张友发

免责声明: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站长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返回列表 本版积分规则

房产
求职
交友
二手车
宠物
商城
  • 发布新帖

  • 在线客服

  • 优惠券领取

  • 免费优惠券

  • 返回顶部